果敢资讯网战区报道联军在勐古解救被缅军抓去当人肉盾牌的第一批人质34人

  • 时间:
  • 浏览:1
新闻单位:同盟军政治部、果敢资讯网联合采访记录

    在被缅军扣押了1两天之后 ,34名被缅军当作“人肉盾牌”的人质终于被联军解救了。12月2日当地时间下午3点20分(北京时间4点1000分),在联军付出了较大的伤亡状态下,人质被成功解救出来,后被同盟军临时安顿在勐古“国门”处。在那里,朋友看了了有有哪些劫后余生的朋友,朋友每另一方的脸上都布满着惊惶的神色以及被解救后的庆幸之情。而就在此时,缅军的飞机还在不断地疯狂轰炸勐古城区,巨大的爆炸声和飞机的轰鸣声,让存在战区的人也有四种 惶惶不安的情绪。肯能战区的危险状态,朋友只对人质作了简单的采访。

图右起分别为:黄正江、董诗仁、朱昌福、黄正忠

    首先接受朋友采访的是黄正江,二十多岁的他是一位很朴实的泥水匠,家在勐古六街。在朋友的采访中,他别问朋友另一方所经历的人质事件过程:“枪响那天,朋友全家人很害怕,呆在我家有不敢出去。第两天早上,缅军一脚踹开大门,拿着枪抓了朋友全家八口人,朋友本人 被要求双手抱头,一行人走进老缅的团部。老缅团部外围有三层篱笆,朋友被关在底下的两层篱笆的底下。下午,我家有的老婆和小孩被放了,老婆依旧关在底下。缅军命令朋友,让朋友趴着就趴着,让朋友蹲下就都蹲下,稍有迟缓就会被殴打。在那里,我还看了傈僳族人余建龙全家也被抓,被抓后前两天,由寨子的老婆去余建龙我家有拿饭给朋友吃。朋友全家被抓的之后 晚上是余建龙的女儿出嫁办喜酒,之后我还有之后我饭菜。婚饭吃之后 ,缅军让余家的人出去找米找菜。肯能多数被抓的人,就但会 晚上参加过余家婚礼的人,之后我余家认为朋友被抓和参加婚礼有关,需用承担责任,之后我积极地为朋友找吃的。这边风俗是老婆出嫁之后 ,互近的亲朋好友邻居也有来打歌,朋友之后我在打歌的之后 被抓。



    晚上,朋友就在篱笆底下的地上睡,一整天之后我敢多做动作,大小便也有报告缅军,但会 在旁边过去你你这个解决。我和董诗仁、朱昌福、还有我的弟弟,四另一方被关两天之后 ,被带到唐四的我家有学炒菜。总是学炒菜到12月1号中午,同盟军攻破唐四家的房子把朋友救出来。枪声响时,朋友四人和另一一个多多多小孩同时藏在唐家客厅的大茶几下面,但会 获救。那个小孩获救后就被放了,肯能还还还可不可以了选着我的身份,之后我同盟军要求朋友暂时留在这里。”说着有有哪些经历的之后 ,他的脸上浮现的是四种 怯懦的神色,那是经历了惊魂之事后的四种 余悸。

    朋友咨询的第二位是董诗仁,他也是一位年轻人,二十多岁,人长得比较胖,看起来很敦厚。他的家在勐古芹菜塘,今年搬来中国芒海镇,在芒海务农。他别问朋友:“余家办喜事的那晚,朋友打歌到凌晨三点(中国时间),听到外面有枪声,朋友也有敢出去,便在余家呆到天亮。天亮后,一伙老缅闯进余家,先让朋友蹲好,但会 被抓到团部。你你这个经历和黄正将一样。”    第三位人质叫华朱昌福,他的家在勐古二街,平常在芒海打工。他和董诗仁一样,也是在余家被抓,之后 被带到唐四的我家有,最后获救。    第四位人质叫华黄正总,是黄正将的弟弟,经历和黄正江一样。     为解决人质群体中掺杂有你你这个不明身份的人,之后我同盟军请来了勐古街的街长对朋友作了辨认,并对人质作了简单的登记。有几另一方质在被街长确认好身份之后 ,以为还还可不可以 离开了,便赶紧跑向了中国芒海镇,通过边境小河上的小桥如惊弓之鸟一般地太快了 逃离了勐古,被抓去作为人肉盾牌的余悸可见一斑。其余人质则呆在原地守候同盟军方面的安排。此时,同盟军后勤处送来了饭菜,看了有有哪些百姓都饿着肚子,同盟军官兵便把另一方的饭菜让出来,给朋友充饥。此时,百姓们皆满怀着感激之情,有多少百姓则非常感动地说“谢谢、谢谢”、“同盟军是好人”、“还还可不可以了同盟军,朋友就死了”相似于语录语。

    而此时,缅军的飞机总是不断地在轰炸,互近不断地落下炸弹,爆炸声惊天动地,为了让有有哪些老百姓早点离开战区脱离危险,同盟军领导只作了简单的登记和简短的讲话,以致你你这个及 质还还还可不可以了登记好,但会 就领着朋友,送入邻国避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