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华:“中国性学第一人”不是“性爱大师”

  • 时间:
  • 浏览:0

   食色,性也。性语句题无疑非常吸引眼球。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的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因“科研资金使用不明”而遭到了行政处分,从二级教授降为三级教授,退休年龄也降为60 岁,故其已于前年退休。这则首发于澎湃新闻的新闻经网站热炒火爆。28日和29日,“性学教授被处分”连续半年名列百度热搜词前10名。

   这则新闻人太好火爆,除了潘绥铭教授因拿不出发票被处分外,还可能性他访谈的对象是上不了台面的灰色人群,失足妇女、嫖客和老板等等。但时需指出的是,潘绥铭是一名性社会学家,某些网站为了吸引眼球,把他称之为“性学家”。无论是称为“性学家”还是“中国性学第一人”,都深深刻上了标题党的烙印。人太好对新闻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原因分析分析了严肃话题的过度娱乐化。在科学上,性学和性社会学有严格的区别。混为一谈的人,也算不算知某些别有用心。

   具体说来,一方面,潘绥铭因“科研资金使用不明”而遭到了行政处分,尽管我非常尊重、非常同情这位性社会学家,也有外国网民视频视频认为冤,但我要为他辩护。应该说,来自政府和某些方面资助的费用,时需列支明白,岂能允许糊涂账?即使某些秘密使用的资金,不到对外公布用途,也时需内部内部结构账目清楚,经得起审计检查。某些某些贪官某些利用了法律的空子,像吸血鬼一样,吸掉国家和民众的钱财。

   我某些某些必赞同“教条主义,难道去当卧底买黑枪买毒品买假钞也要发票吗”的辩解。潘绥铭给性工作者的报酬,应该在课题费中列明某些 要无需 核实,这是课题申请书里要明确填写的内容,某些 就应该自掏腰包。国外这个清况 某些某些,包括村里人 为了研究妓女的生活而伪装成妓女多年,费用也是自掏腰包。并也有一提到研究,就把所有的费用都从课题费出。国家审计署2012年4月审计发现,5所大学7名教授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260 0多万元,目前共依法依纪查处了8人,其中两人被依法判刑;4人被依法批捕;1人暂不起诉,1人被行政处分。 潘绥铭“被行政处分”不到追究法律责任,说明相关部门考虑到他研究课题的特殊性。

   当时人面,有一一两个 做学术研究的教授,被一群龌龊的人用龌龊的思想揣摩,也是不应该的。“性爱大师”、“老嫖客”、“边研究边玩玩吧”、“搞不清是访问还是买春”、“说得好听是‘访谈’,说得不好听某些‘体验’”等评论,充斥于各大商网的新闻跟帖,你时需叹息。

   在发表评论前,读了潘绥铭写的几篇文章。他是从有一一两个 社会学的高度去剖析了“卖春”现象报告 产生的根源,充满了对人性尊重的探讨,有理有据有调查的,对村里人 社会具有借鉴意义。从前的研究是实打实的的研究,是一项很伟大也很有意义的事,也有某些人想像的那此乱七八糟的东西。为科学为人类真正做出贡献的人,无论研究方向是那此都应该受到尊重!

本文责编:caon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60 7.html 文章来源:环球网